人才培养 > 培训项目
首期“南京大学-扬子鉴藏书法高研班”高端开课
点击次数:501      发布时间:2015-05-04

2015年4月18日,“南京大学—扬子鉴藏书法高研班”首期昨天终于在南京大学高端开课啦!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言恭达、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啸两位名家受邀参加了我们的开课典礼并精彩开讲,从中国书法的哲学之美讲到中西文化的审美差异,再结合二人自身多年修习书法的经验及领悟,毫不藏私地给我们的学员传“道”授“技”。南京大学黄正明教授、江苏省直书协主席汪寅生、副主席汤志平、秘书长柳正梅、南京市青年书协主席吴勇,副主席陈克年等也出席了开班典礼。今天开始第二天的课程,将由南京大学书法教授黄正明讲授中国书法史,并有教授专家现场指导临帖与创作。(扬子晚报记者 张艳)

 

  言恭达坚持“书法养心”:做人要慈眉善目,下笔要“心狠手辣”

  “中国古代对艺术的身世,一直以‘道’来评判艺术水平的高低优劣,以道事艺、技进乎道、文以载道,从自觉文化到文化自觉”,昨天刚从《中国书法公益流动大讲堂》全国各地讲堂归来的言恭达老师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大学—扬子鉴藏书法高研班”的开课典礼上,一开讲就从中国书法的艺术审美和哲学思想娓娓道来。

  何为道?言老师从王国维的“三重境界说”讲起,讲到禅宗“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的“人生三重境界”,再讲到林清玄先生“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的艺术三重境界。言恭达坦言,学习书法需先从审美定位开始,“然后是风格定位,接下来才是形式定位和笔墨定位”。言恭达一向给人如沐春风的“谦谦君子”之感,他坚称书法是养心的艺术,“书法是修出来的,养出来的。并不是一蹴而就。我年轻的时候跟在父亲身边写字,那时候还未参透草书的精深之道,一位老师就提醒我:小言啊,草书讲求技术功力和气息境界,不要总是想着打圈”……言恭达的大草艺术有着极其独特的审美个性,在当代书坛戛然独立,他强调中国书法的诗性,“我常说:做人要慈眉善目,写书法一定要心狠手辣,书法不是一笔一笔描摹的艺术”。言恭达尤重中国书法的笔墨性,“书法唯风韵难及,凡书画当观韵,书家贵在得笔意,气是万物之源”……两个多小时的课程,言恭达先生洋洋洒洒引古博今,从理论到实践,从时代性到人本主义,一派书法大家风范,学员们受益匪浅,连称“不仅于技,技道两进”。

  李啸强调“创作平常心”:模仿秀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

  “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宋徽宗这个瘦金体是如何写出来的呢?我觉得,宋徽宗擅画,他应该是用了他绘画中的一支特殊的毛笔,弹性极好,笔下才有瘦硬之美”,江苏省书协副主席李啸昨天下午精彩开讲。

  其实跟言恭达老师一样,李啸也是刚刚从安徽讲课回来便欣然赶来参加我们的首日开课。从各种书体的技法讲授到史上各位书法名家的风格解析,李啸的讲解深入浅出,信息量巨大又生动有趣,他也准备了大量图文并茂的资料边讲边与大家分享,“你们看,岳飞的书法就追求每个字的尽善尽美,整体看就相当有一种正大气象”;“看弘一法师的字就完全收敛技法,风格上禅意平静,没有多少变化但在简静中给人以震撼”;“什么叫笔断意连呢?看董其昌这两个字,看上去是分开的,但从这个字的收笔到下一个字的起笔气息上又是相连的,再看这个字的最后一笔,看上去没有墨了,这就是我们所说中国书法中极其重要的:“白”“造虚,只有中国人懂这种审美”……从书法讲到中国艺术的禅意哲学,甚至讲到了唐诗和戏曲中的写意之美,“当下我们的文化中其实缺少一种古代讲求的含蓄”。但他也表示没必要非临摹得一字不差,“临摹时要联想古人书写时的状态,尽量追求字形相近,单页没必要一字不差,主要是用笔方式,临摹的最高境界是:融通百家,了无痕迹”。

  经常担任国内各大书法展的评审专家,李啸也以自己的亲身经验和体悟提醒我们的学员:“现在国内一般的展都能找出模仿我的百十张作品,字形结构和用笔方式都一样,高度雷同。还有,很多小楷仔细看都是描出来的,就是笔画的叠加,还有一幅20个字的作品恨不得每个字都是拼贴上去的,这还是书法创作吗?”“纂书是投机取巧的最大缺口,很多人急功近利,短时间内魔鬼训练就专攻十几个字,不敢多写一个字”……李啸强调创作的平常心,“书法是从自信的书写到自然情性的释放,急功近利和模仿秀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


上一篇:江苏省首期高校美术、书法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南京大学成功举办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艺术研究院 地址:南京市汉口路22号南京大学田家炳艺术书院 电话:025-83593750